RSS

2009年11月4日星期三

名人专访~~窝是豆油

记=记者
窝=窝是豆油

这一期的名人杂志,我们有幸请到近期的网路红人“窝是豆油”来接受访问,让我们来看看以下的访问。

记:可以谈谈你的家庭背景吗?
窝:可以啊,我来自小康之家,8个月大时父亲就到外地工作,到了最近才退休回来,家里都是妈妈在打点。

记:那你一定很乖巧咯,常帮忙妈妈做家务?
窝:捣蛋就有,小时我都很皮,隔两三天就就要被打,惹妈妈生气是我的强项。

记:有什么值得怀恋的童年?
窝:我的童年可以说一半在城市,另一半在乡村生活。记得幼稚园的时候,有一天坐校车回到家中发现没有人,就自己过马路,跑到对面大街找妈妈,结果把她给吓坏了。还有一次,跑到对面海边捉螃蟹,没有告诉她,结果她到处乱找,以为我被坏人捉掉,差一点就要报警了。

记:那你觉得在城市生活还是在乡村生活比较好。
窝:我不会说好不好,我只会说爽不爽!当然是乡下比较爽。每次放学后,不是想着要做什么功课,而是要到那里玩。去河边捉鱼?油棕园骑脚车?西瓜园偷西瓜?还是到海边捉螃蟹?你说这是城市能体会到的吗?

记:很像很爽!那你可不可以用几个字来形容你的中学生涯?
窝:堕落但是愉快!

记:怎么说?
窝:在别人埋头苦读的时候,我和一班死党总是到处去玩。但是你们千万不要误会堕落的意思,所谓的堕落是没有牵涉违法的事。最喜欢的事,就是到处露营,其中包括森林,沙滩,瀑布等。在学校内也积极参与校园活动,从文娱晚会的筹备,到制服团体的操练,甚至是运动项目都可以见到我的踪影。

记:那你有没有时间读书?
窝:其实我从来都不读书,功课也是要交时才向同学借来抄的。但是我可以算是很幸运的人,每次考试都可以幸运过关,成绩不会很好,但也不会太烂,总算也能大学毕业。

记:大学生涯又是如何?
窝:大学应该可以算是我的转折点,参加博营,前进,及学运让我真正了解我们的国家机制,也看到了很多不公平的事件。

记:听说你被校方纪律处分,差一点就无法完成学业。
窝:如果给我再选择一次,我还是会走回同样的路。一个不敢捍卫自身权利的人,和一条咸鱼有什么分别,我还是坚持我没有做错,错的是我们国家的教育制度,培养罐头的制度,一个无法容纳意见的制度。

记:那你毕业后为什么又会去做豆油,而不是做回你的本科。
窝:可能是怕朝九晚五的生活吧!更加向往自由又可以养活自己的职业,如果职业无法与生活兼容将会是非常痛苦的事

记:那你又如何会踏入这行?
窝:还记得在中五那年,我和朋友--昌桂及程鸿一起主办毕业旅行,结果搞得不是很好,不好的原因不是安排不好,而是缺乏素质旅游。每到一个景点,巴士佬就告诉我们到了,大家下去走走看看然后又上回车,根本不知道自己在看些什么。所以从那时开始就觉得不能再做没有意义的旅游了。

记:那你又如何考到豆油执照?
窝:中六那年,刚考完STPM,就有几个月的假期,所以就去报考了豆油课程。同时我也找到了一份兼职--在“东大门餐厅”当小伙计,晚上就去上课,拜一到拜六,7到10点。 放学后,还常常和Yeow LP 去打Dota。

记:上课的情形又是如何?
窝:一开始班上大概有接近十人左右,到后来考试时只剩下4人,其他人半途下车放弃了。平时除了要完成技术文凭要求的project(废废地)之外,我们的导师--desmond就会要求大家,回家准备功课,然后来班上呈现,别人呈现的题目我们就记下来,互利互惠嘛!课程内容,上至天文下至地理,全部都在考试范围,这也太难了吧!

记:考试又是如何?
窝:读完4个月后,就要面对最后一关~~考试。一共分为3个部分,笔试、面试、及现场示范。占最多分也是最难的莫过于现场示范了,当巴士在开动的时候,豆油就要根据周围的环境吹水,不能停,一直吹一直吹,到考官叫你停为止,大概10分钟。还好当时我是拿到蛮熟悉的葡萄牙村,才blar blar blar的讲。

记:你认为你会在这行业呆到何时?
窝:可以的话,我希望他是我的终身事业,就算不是正业也可以是副业。

记:好,非常谢谢您今天愿意接受采访。
窝:不用客气,要一起去小飞象吃东西吗?

记:不了,还要回去赶稿,不然你的访问就上不到头版了。
窝:那你快点回去赶完它,下次见!

记:baibai!
窝:lanlan!

6 条评论:

Ti Hooi 说...

靓仔导游,你的访问没有感情篇的啊?

ShiQing 说...

哇哈哈!

窝是豆油 说...

哎呀!记者都没有问!

Ti Hooi 说...

以后如果你做了人民代议士的话,还要继续带团吗?

Mieko Boss 说...

哈哈哈哈!
叫那个记者来访问我好吗?

tesiho 说...

窝也要那记者来访问窝,口以吗?

发表评论